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别低估了老祖宗的智慧

毛嘉陵

历史上流传着一句话:“凡学仙者,皆当知医”,同时,还有另一句话:“医不近仙者不能为医”。此处的“仙”,当指“道”。这两句话说明了道与医学有着很深的渊源。道医学是将中医药学与道家的思想主张、特殊修炼状态下对生命的独特认识和体悟,进行了融会贯通,从而形成的包括了疾病防治、社会、心理、宗教、信仰等丰富内容的一种综合的健康知识体系。

需要强调的是,由于道医学是在古代特定历史时期中形成的,而且在很多方面可以说是一种民俗文化现象,因此难免会存在着精华与糟粕同存、有价值的医学科学知识与玄秘的甚至是故弄玄虚的成份混杂。最近团结出版社出版的、由旅居德国的熊春锦先生编著的《道医学》,对以前一般同类著作未涉及的一些人体生命现象进行了介绍,分析了道医学的一些认知方式和观点,可供对此感兴趣的道学界和中医学界的专家进行研究探讨。

当然了,有些所谓玄奥神秘的东西,可能确实就是糟粕,但也有些完全可能就是由于我们自己的智识水平所限没有认识到,尤其是在人体处于“入静”等特定生命状态下的感知和体悟,没有到达这种状态的人是难有体会和评价的,正所谓“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如:中国人的老祖宗在上千年前就认识到了时间变化对人体健康和疾病转归的影响,并根据人体经络气血在昼夜不同时间的节律变化进行治疗,具体体现就是“子午流注”。西方是什么时候才正式提出来的呢?西方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明尼苏达州大学哈尔贝格教授在西方最早提出时间对人体的影响,后来就成立了国际时间医学会,他被称为“国际时间医学之父”。后来哈尔贝格看到了成都中医药大学吴今义用英文写的“《内经》和时间生物医学” 后,非常感兴趣,并专程到中国来交流。哈尔贝格与中国专家进行交流后,非常谦虚地说:“时间医学之父应当是中国人”。

由此说明,我们有很多东西领先于世界、或在世界上独具魅力,可是有不少国人对待自己老祖宗的智慧,总是要等到西方人点头认可后才敢承认或予以认可。至今还有人学了一点西方知识的皮毛就口口声声要取消中医,这就是我们民族的一大悲哀。
本页访问量:5861 | 最后更新时间:2009-09-14 14: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