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中国现代中医院的“四宗罪”

王世保

中医作为一种医疗体系发挥救死扶伤的社会功能是通过一定的诊疗组织形态来实现的,历史上的中医诊疗组织形态主要就是个体诊所,中医家往往就是在自己的家中完成对病人的诊治。自从西医在近代传入中国以后,由于国家最高的医政管理部门卫生部多由那些信奉西医的官员把持,西医就成为了中医发展的参照标准。不仅中医的教育形态一改过去自发的师承或者自学,模仿西医走向计划性的规模化院校教育;中医的诊疗组织形态也要模仿西医的医院形态,通过限制全国各地既有的中医个体诊所的数量,各级政府利用公共资源有计划地发展中医院。

中医院校的西化教育为中医培养了大量的信奉西医和现代科技的“伪中医”,导致中医队伍的严重异化;相应的是由这些中医院校培养的“伪中医”进入中医院后,利用资源集中、经济实力雄厚的优势,不断地通过西医的诊断仪器和向病人开具中成药、西药等手段,一方面为中医院聚敛钱财,一方面进一步巩固中医西化的形态,引导中医走向异化性的消亡。

如今全国各地的中医院在打着求生存的幌子下,不断地引进西医的诊断技术、采用西医的诊疗方法,俨然成为了不折不扣的二等西医医院。中医院是错误的中医西化政策的产物,它又通过自身的不断壮大来加重这种西化中医的政策对中医的危害性,继而成为了导致中医进一步走向西化和异化的毒瘤。下面我就具体地阐述中医院对中医发展所产生的几种危害性。

一、中医院推进了中医的西化,使得回归中医更加困难

中医院成为了现代中医诊疗组织的主要形态本不是中医按着自身的发生规律和文化特征自然形成的,完全是由于国家卫生管理部门按着西医的标准来制定西化中医的政策所导致的,它是国家公共行政机关利用公共资源在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下计划出来的一个畸形的怪胎。

由于民间中医一部分被执业医师法淘汰掉了而不能行医,一部分仍然是以个体诊所的形式存在着,所以全国各地中医院里的中医师基本上都是从中医院校毕业出来的。受国家意识的影响,现代的中医院校教育向学生灌输的仍然是唯科学主义的意识形态,利用大量的西医知识引导他们对西医和现代科技的崇尚,因此现代中医院校培养的多是不会中医思维和不信任中医理论的“伪中医”,他们的内心是把西医和现代科技当着标准的。这些中医院校培养出来的“伪中医”由于在校期间接受了大量的西医理论和临床知识的教育,这就为他们日后引导中医院走向西化提供了基础。当他们进入中医院后,乘着中医院提供的西医医疗资源,便很容易利用已经学过的西医知识去对病人按着西医的诊疗思路进行治疗,继而在中医院里蜕变成不折不扣的三流西医。

无论是抛弃中医四诊去使用西医的诊断仪器,还是向病人开具大量的中成药甚至西药,都可以为中医院带来大量的收入。受这种经济利益的驱使,他们自觉地或者不自觉地地开始依赖那些西医诊断仪器、中成药和西药。一旦长期如此,他们也就彻底荒废了中医的诊疗理论和技术,更谈不上提高自己的中医临证水平。

依靠西医去从病人身上获取暴利的需要和已经完全西医化了自我意识,促进了这些伪中医们通过打着发展中医的幌子不断地撰写大量的从西医或者现代科技的角度去要求中医科学化的文章,并美化中医科学化,进一步强化世人对西化中医会给中医带来美好前景的幻觉,为自己存在的正当性和西化中医的行为进行辩护。这些鼓吹中医西化的言论又被吸收进那些掌权的信奉科学主义的中医医政官僚们所制定的西化中医的具体措施中,继而推动着中医的进一步西化与科学化。

由于这些盘踞在中医院里的“伪中医”散布的言论代表着完全西化了的中医官方意见,所以他们能够通过各种媒体掌握着如何发展中医的话语权,谎称他们就代表着中医发展的潮流,欺骗和蒙蔽那些无明的民众,误导他们对中医科学化的认同。此外,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不断地攻击那些要求中医按着自身的发生规律和文化特征发展的中医人士,把中医在近现代的衰落原因归根与他们,诬陷他们守旧不思进取、反科学,这些无耻的言论严重阻碍了那些要求中医按着自身的发生规律和文化特征发展的人士拯救中医的努力,进而加剧了中医的西化和异化性的消亡。

二、中医院抛弃了简便廉验的优势,加剧了民生疾苦

我们知道治病不仅是一种医疗行为,也是一种经济行为。一个病人能否治好自己的疾病,除了与自己选择的医生的技术水平有关,而且还与自己的经济状况有关。哪怕一种治疗手段百分之百的有效,如果病人无钱治病,那么该病人的疾病也是治不了的,只能活活地在家等死。因此,那些经济且有效的治疗手段才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福音,在这方面中医有着西医不可比拟的适用优势,主要体现在中医的诊断和治疗上。

在疾病的诊断方面,中医采用“司外揣内”的整体诊断原理,通过中医家的“望闻问切”四诊直接从病人身上收集辨证信息,这就避免了象西医那样通过各式各样的先进的现代化诊疗仪器间接地从病人身上采集和制作诊断指标。没有诊断仪器和相关的检测项目,病人经过中医家的诊断往往不需要花费象西医那样的昂贵的诊断费,继而减轻了病家的经济负担。

在疾病的治疗方面,中医家大多是直接开具汤药,而汤药只是由那些从自然界中采收的通过简单处理的中药材组成的,其成本非常低廉。对于西医而言,治病使用的是化药或者生物制品,这些药物是经过那些专业的药物研究人员长期在实验室进行工艺、质量、药理和毒理研究以及大量的医疗人员在临床上进行长期反复的验证而开发出来的,昂贵的开发费用造成了昂贵的药价,而昂贵的药价往往让那些贫穷的病人望而却步,有的被弄得一贫如洗或者家破人亡。西药的高昂的造价并没有为中医学界所反思,而是在国家发展医药工业经济的刺激下,不断地引进西药的研究方法和理论,大搞“中药西制”,那些象西药那样开发出来的现代中成药与西药相比,已经没有任何价格优势了。因此,与西药和“中药西制”的现代中成药相比,中药材不仅来源丰富,可以就地取材,而且成本低廉,大大地方便了那些穷苦人家。

中医与西医相比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具有“简便廉验”的优势,也正是这样的优势,中医才能在古代得以普及与大众,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掌握。但是现代中医院在那些伪中医的操持下和争取医院创收的经济利益刺激下,已经完全抛弃了这个“简便廉验”的优势。现代中医院里的“伪中医”们不仅在临床上大量使用西医诊断仪器,而且在临床上主观故意开具“中药西制”的现代中成药和西药。

于是,诊断仪器在西医院里是西医们必须使用的诊断手段,但在中医院里却成了一个必要的经济创收工具,因为中医家只通过四诊就可以诊断疾病;西药在西医那里是必须使用的治疗手段,但中医院里的伪中医们更愿用价格昂贵的西药或者“中药西制”的现代中成药来代替廉价的汤剂。

总之,西医所必要的诊断和治疗手段在中医院里却成为了那些伪中医们从病人身上获取暴力的必要手段,它给中医院带来了高额的利润,却加重了广大人民群众看病的经济负担。中医的“简便廉验”的优势本可以消除西医昂贵的诊疗费用带来的弊端,但现代中医院的彻底西化却完全断送了中医的这种社会功能,徒增了一些压榨广大人民群众钱财的三流西医院。

三、中医院的“伪中医”医疗水平低下,加重了中医的信任危机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个中医家要想提高自己的临床诊疗水平,必须通过不断地强化自己的中医理论思维、提高自己的中医理论素养、总结和反思诊疗的临床案例,形成一套适合于自己的诊疗体系。但是现代中医院里的那些“伪中医”们自我意识已经西医化,长期的依赖西医诊断仪器和使用西药使得他们已经荒废了自己的中医四诊,他们既不具有中医理论思维,更没有把握中医理论。这种既不精于中医也不精于西医的半中半西的状态使得他们的临床诊疗水平无法与那些真正的中医家相比拟。

我们知道受国家错误的中医西化的教育体制和管理体制的影响,农村的中医已经很少,有的地区已经绝迹,城市里的个体中医受到地方医政管理部门的压制,也是数量有限,所以中医院里的“伪中医”们就成了当今中医家队伍的主流。中医在历史上一直是深入广大人民群众的,广大人民群众对中医也是一直有着深厚的感情,当他们在西医难以治愈或者因贫不愿意找西医治疗的时候,往往想找真正的中医治疗,可是他们在本地难以找到个体行医的中医,只能到各地的中医院里去找那些“伪中医”。当他们来到中医院,却发现这些“伪中医”的治疗手段和治疗费用与西医不相上下,而疗效却还不如那些正规的西医院的西医的时候,这些对中医具有深厚感情的广大人民群众该是多么的失望啊!就像那些民众说的:那些不用切脉只用西医仪器进行检查的中医还是中医吗?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那些代表当今中医主流的现代中医院的“伪中医”们已经严重地损害了中医既定的声誉,他们极其低下的医疗水平正在打击广大人民群众对中医所具有的尚存的深厚感情,导致中医在现代社会的信任危机更加严重。

四、中医院垄断了医疗资源,阻碍了中医的进一步发展

从中医发展史上看,中医一直是以个体诊所的医疗组织形态存在着,它们自发地产生于民间,服务于民间,维护着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由于这些个体诊所是自发产生的,它们相互竞争,共同经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选择。那些疗效甚好的中医家维持了自己的生存地位,并在不断地提高自己临床疗效的基础上扩大自己的影响,有的成为了世代相传的中医世家,有的成为了名震九州的名医,有的成为了推动中医发展的中医学家。中医就是在这种自发自由的状态下不断地得到创新和发展。

但是西医传入中国以后,国家的卫生管理部门便根据西医的诊疗组织形态和管理体制来发展中医,如今各地的没有取得行医资格的民间中医不仅被禁止开办诊所,即使那些已经通过了西化的中医资格认定,也在地方医政管理部门的“依据地域的情况进行规划”之下,被限制开办诊所,有的地方则直接就停止了中医诊所开办的申请。限制民间中医的发展,维护了那些学院派中医的既得利益;限制中医个体诊所的开办数量,也就维护了由那些“伪中医”把持的中医院的既得利益。中医个体诊所难以形成与中医院的有效竞争,而中医院的垄断地位进一步限制了中医个体诊所的开办,这样中医在历史上的有利于推动自身发展的自由竞争的局面就完全被国家医政管理部门西化的政策给阉割了!

中医院根据自己的资源优势和规模优势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已经走向西化,而与这些西化的中医院相比,那些个体中医诊所难以购置昂贵的西医诊断仪器,所以他们在经济上被限制了走向西化的路途,所以他们只有不断地提高自己的中医诊疗水平才能继续生存下去。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中医的希望过去在于那些个体中医诊所的发展,现在依然需要个体中医诊所的发展。但是中医院在国家行政的支持下完全垄断了医疗资源,限制了中医个体诊所的发展,也就彻底堵死了中医发展的途径。

中医院岂止是在压制个体中医诊所的发展,而且它还完全堵死了大量的从中医院校毕业的中医学生的就业门路。由于这些中医院的数量有限,而中医院校毕业的学生每年都在增加,所以他们的大多数都是进不了中医院的。那么这些中医院校毕业的学生如果进不了中医院,让他们自行开办诊所也好,但是愚蠢的西化管理体制却断送了这些中医学生的最后希望。按着相关的法规要求,这些中医学生必须取得执业医师证才能开办诊所,他们刚毕业却不说连执业医师证都不能考,就是处方权也没有。要有处方权,这些中医学生必须到中医院工作一段时间,但是那些中医院只能容纳少量的学生,于是大量的学生就根本没有拿到处方权的希望。这种愚蠢的以中医院为服务对象的中医管理体制正在浪费大量的中医教育资源,使得那些从中医院校毕业的中医学生被迫该行另寻谋生之路,这种法规简直就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

中医院的垄断地位不仅限制了中医个体诊所的发展,也浪费了大量的中医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它严重地阻碍了中医的发展。

从以上的四点论述我们可以看出,中医院就是一个在错误的中医发展政策主导下制造出来的消灭中医的毒瘤,它不仅给中医学自身带来了毁灭性的后果,而且也给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带来了很大的危害,加剧了民生的疾苦。

在当今的振兴中医之际,当我们在大力呼吁中医的教育和研究回归中医的传统的时候,我们也同样呼吁中医的诊疗组织形态也要回到中医的传统。经过几千年的实践和塑造中医已经摸索出了适合自己存在的诊疗组织形态,那就是个体诊所。因此,国家卫生管理部门如果真的从中医的复兴着想,真的从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着想,就应该解散现在已经西化的中医院,扶持中医个体诊所在全国各地的开办,取消相关数量的限制,引入古已有之的自由竞争机制,让广大人民群众去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适合自己的诊疗资源,而不是强制性地把所有的病人都赶到医院里,让他们接受那些“伪中医”和医德败坏的庸医们的宰割。

可以这样断言:当中医个体诊所自由地开遍中华大地与西医院进行强力竞争之时,也正是中医繁荣和中国医疗改革成功之时,更是中国广大人民群众得福之时!

为了对中医和中华民族负责,请我国的卫生部解散全国各地的中医院吧!
本页访问量:5872 | 最后更新时间:2009-09-22 08:5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