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中医科学论者”正在祸害中医

王世保

一群来自中医队伍的人士,他们因为怀着一种文化的自卑心理而成了科学主义的信奉者,他们因为信奉科学主义而成了中医科学论者。

这是一群中国文化的败家子,他们在用科学和西医在异化和毁灭中医,却不自知地以为是在对自己的家产进行史无前例地翻新和扩充。

自从西方文化中的科学和西医在近代传入中国之后,科学主义的瘟疫就感染了整个中医学界,就连那些为中医的生存摇旗呐喊的老一辈中医人士们也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成为了科学主义的信奉者。面对自己的文化,他们有着难以启齿的自卑,因为与“先进”的科学相比,它们都是“封建迷信”或“糟粕”,所以他们处处在以西医或者自然科学理论的发生特征与理论形态去衡量中医,对待中医的发展。

在他们看来,中医没有象西医或者现代自然科学理论那样精确化和量化,所以中医需要融于现代科技知识,实现诊断的仪器化和客观化,以此替代“难以把握”且非常“模糊”的中医固有的“望闻问切”四诊。

在他们看来,中医没有象西医或者现代自然科学理论那样不断地处于日新月异的理论增殖状态中,所以中医需要融于现代科技知识,实现中医理论象西医理论那样能与现代自然科学与时俱进,共同发展。

于是,中医就在这帮中医科学论者的操持下,经过经半个世纪的与现代科技的融合,中医家的四诊没有了,只有现代精密仪器的检验;中医家的中医理论思维没有了,只有实验室里的建构性的动物实验。

于是中医就在自己与现代科学的融合之中,被西化,被掏空,整个中医的现代化过程就演变成了一场劳民伤财的自欺欺人的“废医存药”游戏。于今,这个自欺欺人的游戏还在国家卫生部和科技部的主持下,大张旗鼓地继续。

这群可怜的中医科学论者,就像那些基督徒天天礼拜上帝却不知上帝为何物一样,既没有弄懂他们信奉的“科学上帝”是何物,也没有学习应该掌握的中医赖以生存的中国固有文化,他们只是一群随风倒的时代墙头草,缺乏既有的独立思考和批判能力。他们自己成为了科学的俘虏,却一起劫持了中医向他们心中的“科学上帝”进行献媚。

只要这群可怜的中医科学论者还在信仰科学,把科学无知地看作真理和正确,而不是将其看作认识自然事物途径的一种,那么他们就还会继续以西方文化中的自然科学和西医理论为标准来看待中医,改造中医,继而从中医的内部去祸害中医。

物必自腐而后败,要想发展中医,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不是去改造中医理论,而是要去改造这批打着用科学发展中医的幌子去祸害中医的中医科学论者,只有祛除了他们脑子中的科学主义的疫毒,让他们重新树立起中国固有文化的信心,才能把他们变成真正的继承和发展中医的主体。

因此,为了中医的发展,我们需要批判这批中医科学论者,中医之敌不是千千万万个要废除中医的张功耀和方舟子,而是这群披着中医外衣、骨子里却信奉科学和西医的中医科学论者!

他们脑子里的疫毒一日不除,中医一日就不会得到复兴与发展!
本页访问量:5854 | 最后更新时间:2009-09-22 08:5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