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现代中医院校培养的不是中医

王世保

我们从目前中医和西医院校各自的课程安排就可以看出中西医教育各自培养的目标。对于西医院校而言,它们教给西医学生的中医知识仅是一本180课时左右的《中医学概论》,这对西医的学生而言等于没有教什么中医知识,因此西医院校培养的只是用西医理论和技术去为未来的病人看病的纯西医,而不是去认识西医的研究者;对于中医院校来说,它们教给中医学生的西医知识就不是一本两本书就完事的,而是要占住近40%的课程,西医的教材中医学生几乎都要学一便,所以我们的中医院校培养的只是在将来会运用西医知识来阐释中医理论的研究者,而不是到临床上去为病人服务的中医家。

在西医赖以生存的文化氛围里,西医存在的合理性和认识事物的正当性是自明的,它不需要在另外一个异质的文化体系里去证明自己是什么。但是中医却不同了,当中国的固有文化退出历史的主流以后,中医就完全存在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对于那些从西方文化的角度来看自己的怀疑眼光而言,中医需要证明自己的身份,需要在西医那里得到合理性和正当性的承认。中医失去了自己赖以存在的文化氛围,也就失去了中医自身的文化主体意识。

因此,我们的中医教育还没有摆脱20世纪30年代的认知水平,我们在丧失了文化主体意识的情况下,一直在谋求西医和现代自然科学的承认,并把这作为培养中医学生的目标。

培养用西医和现代自然科学阐释中医的学生,必然要让中医学生去牢固掌握西医和现代自然科学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和理论知识,他们必须以此为主体,把中医理论仅仅当着认识对象。因此,我们培养的中医学生是游离在中医之外的,他们根本没有掌握中医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和理论知识。

因此,我们的中医教育还没有回到培养中医主体上的意识上来,而仅是游离在认识中医之外。

也就是说我们的各大中医院校培养的不是中医,而是去用西医阐释中医的研究者。我们的教育宗旨还处在20世纪30年代那个位置上,这就是中医教育的所有症结的根本所在。

要想复兴中医,要想培养真正的中医,我们就必须回到中医文化的主体意识上来,我们需要在中国固有文化之中去取得自己的合理性和正当性,我们不需要对中医进行重新认识,那不是我们中医的任务,谁愿意怎样认识中医就让他们去认识好了,我们中医院校的任务是培养出能用中医思维、中医理论研究方法和中医理论知识去为病人服务的中医家!

一句话,中医的教育应当培养中医的主体,而不是游离在中医之外的认识者!
本页访问量:5874 | 最后更新时间:2009-09-22 09: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