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批判中医


中医“气”理论、古代哲学与现代科学

泽熙

  传统中医经受了几千年的考验,名医辈出,如东汉张仲景,西晋皇甫谧,唐代孙思邈,清代王清任等等。治疗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精妙独到。即使现在,很多西方医学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中医也可以药到病出。这说明传统中医具有极强的生命力,而这一生命力应当来自于它包含着的科学成份,而“气”理论当不属此列。


  中医是建立在古代哲学的基础之上的,“气”散见在先秦著作里,随处可寻,如庄子有“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孟子有“气,体之充也”,荀子有“治气养生”,《黄帝阴符经》里也有“命之制在气”,这些都是中医“气”理论的重要依据。问题的关键在于,这里所谈的“气”是哲学上的,还是自然科学里的。如果是哲学上的,那么它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如果属于自然科学,应该有物质的存在。打个比方,“物质”在哲学里是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在自然科学里,如物理学,化学,生物学里,则是实实在在的,通过实验可以证实,而不仅仅只是研究概念问题。

  迄今为止,中医关于人体中的“气”始终没有得到现代科学的证据,在实践中也找不到对应的物质,诸多的医学解释也多半是从古代哲学那里套用过来的。如“气”理论对疾病的诊断不外乎“阴阳二气”的不平衡或“气”的淤塞,而各种治疗方法无非是达到庄子的“阴阳调和”。这种哲学意义上的气赋予了传统中医中的“气”以极强的解释能力,不仅可以解释人体,还可以解释宇宙万物,从而达到“天人合一”。这里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现代生理学和检测器材还没有发展到发现“气”存在的水平,另一种可能就是“气”根本不存在。

  我们不妨认为传统中医里的“气”就是古人运用的一个哲学概念,搬到医学上来不过假设它是某种“物质”而已。由此可以推论,在没有得到科学的证据以前,传统中医实际上是建立在子虚乌有的“气”理论之上的。所谓“气的通道”不过是这一理论的进一步假设。尽管阴阳,五行,八卦等学说对宇宙和自然有着系统朴素的解释,但运用于人体毕竟只是一种外在类比的方法,而且总不脱前科学的胚胎。这种挪用并不是建立在对人体的真正了解,它似乎只是医家对哲学家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殊不知失之毫厘可能会谬以千里,为哪些所谓的“气功大师”、江湖郎中和庸医,骗人取财提供了机会。

  1996年7-8月《怀疑者探索》上发表的《中国的传统医学与伪科学》(之一)就曾揭露过一个在北美的骗局。一个老态龙钟、虚弱无力的“气功师”竟然可以用一只手排放“外气”,强烈推动一大群几米开外的年轻徒弟。而慢镜头分析则发现这是通过精心排练出来的。“看上去就象排练纯熟的芭蕾舞一样”,这就是分析者的评价。一些声称有“奇异功能”的人在严格控制的条件下,这些功能却会“消失”,大概是本来就没有。

  近年来气功的负面效果也日显突出,所谓“走火入魔”实际上就是对意念中的“气”把握不当而造成的各种精神和心理上的扭曲,如歇斯底里,视听幻觉,说谵语昏迷和偏执狂等等,有的表现为沮丧颓唐,有的则表现为狂躁不安,甚至有的觉得自己有一种超自然的能力。而气功的兜售着们却颇能运用古代的思维模式,现代科学的术语,混淆视听。今天,这种不稀奇的现象不仅在中国,在北美、在欧洲、在俄国,都举手可见。

  翻翻世界历史,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化,都产生过不少民间治疗方法。例如十四世纪,有一个叫Paracelsus的炼金术士就曾发明了一种“磁力疗法”。他认为磁石可以吸铁,也可以把人体中的疾病也“吸漏”出来。到了十八世纪,维也纳大学的天文学教授Maximilian Hell在对钢磁石的想象中进一步创造了“动物磁性”理论。他认为这种磁力可以通过“宇宙流线”来治疗患者。1784年法国路易十六成立了一个皇家委员会来鉴定其“神奇”的效果,结论是“磁化治疗是一门增加想象力的艺术”。然而,这一理论并没有因此消亡,而是演变成了催眠疗法。在美国则演变成了用手接触的“脊椎按指疗法”和不接触的“手势疗法”。

  电磁场理论出现以后,1886年有人就定制了一件缝制有七百块磁片的磁衣,“可以全方位地保护身体的每一个器官”。今天,“永恒超磁感应片”似乎可以包治百病,百利而无一害。它可以象膏药一样贴在痛处和“关键点”上。最受欢迎的是放在鞋垫里,其他还有磁化腰带,磁化项链和磁化帽子等等,如果你腰痛脖子酸头不舒服的话。据说,还它可以防癌治癌,有人还可以提供“单极磁片”,等等,尽管得不到,甚至不需要科学的证实。不过,为了应付美国食品和药物局的检查,制造商们往往要声称他们的产品是“不张贴有治疗效果的”。他们的“理论依据”之一就是,自1830年以来,地球磁场减弱了百分之六,而“磁疗”可以“补偿”失去的磁场。

  这一“理论”似乎薄弱得可怜,不如“气”理论有强大的古代哲学为后盾。然而,人们应该知道,传统医学只有通过现代科学,而不是靠古代哲学,来鉴别才能实现它们的真正价值。

  美国人似乎很关心世界其他国家的传统医学,企图改造它们居为己用。他们把这类医学统称为“可替代医学”或“可替代疗法”。1995年美国国会创立了一个颇有争议的美国可替代医学办公室,为一些医学项目提供研究经费。如具有二百年历史的欧洲“同种疗法”,通过小剂量特殊配方帮助身体“自然恢复”;具有五千年历史的印度“生命科学疗法(Ayurveda)”提供给与身体里的“Dosha”(一种精神,情绪和身体特质的混合概念)相匹配的草药,生活习惯调整和运动方法,这是一套十分完整的传统医学;除此之外,可替代医学还包括中国的中医,中药,针灸和气功等。尽管它们的医学理论各不相同,自成体系,较之现代西医的共同优势在于,无副作用,因人而治,发挥体能,重视治本和长期疗效。但在理论基础上,都不能纳入现代科学的范畴。

  贯通于一“气”的中医“气”理论常常是美国人研究和考察的重点。美国超常规现象声明科学调查委员会(简称CSICOP)曾先后于1988年和1995年两度派人到中国对中国的传统医学进行了考察,并于1996年先后在《怀疑者探索》上发表了两篇考察报告,即《中国的传统医学与伪科学》之一和之二。该报告广泛介绍了中医在中国的现状,并认为“内气理论”是受心理和意志影响的医学;“所谓”外气理论“就是伪科学,类似于”体外意志力“。令他们吃惊的是,在中国也不过百分之二十的患者求助于中医,不包括民间医师。

  传统中医的一个明显特徵就是走不出古代哲学和前科学的象牙塔,囿于过去的辉煌而沾沾自喜,划地为牢。西方人拿中国的古代智慧,当然也包括古希腊人的,古印度人的和古埃及人的智慧,去发展他们的现代科学,技术和管理,并走出了前科学的母体。中医的治疗效果是靠长期的经验积累起来的,它的理论基础与现代科学相去甚远。如果传统中医有一定的疗效就认为它的理论基础是”科学“的,就有些反因倒果了。”全盘西化“固然是痴人呓语,但是拿现代科学成果来再造中医的传统理论基础却不是不可能的。

  1995年11月美国《怀疑者探索》上发表的《中国、气、诡辩:审视传统中国医学与气理论》认为,”气“理论的概念与现代科学常常发生冲突。作者认为,如果放弃”气“理论的解释,现代科学也并非无能为力。如太极拳和气功对身体有益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它们具有一定的运动量,其身心好处用”松弛原理“就可以解释;气功的某些外部效果,如击打木块等,似乎可以藐视自然科学的规律,其实不出物理学解释的范围。

  传统中医走向现代化,需要的是把它的理论基础由古代哲学转移到现代科学和实验上来,既不要拒现代医学,如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诊断学等等,于门外,不思拿来再造中医的理论基础,如果只是一味地运用现代手段在寻找”气“上下工夫,就超不出前人的思维框框;更不要反其道而行之,”今为古用“,把什么全息理论,同构理论,反馈理论,黑箱理论等等现代思维方法反过来套到古代哲学上去,给虚幻的”气“理论披上现代科学的外装。

  传统中医就是从古代哲学那里”全息“、”同构“过来的,把”气“这样的哲学概念也”全息“、”同构“了过来,结果,囫囵吞枣、食而不化。古人是不受苛求的,如果我们今天仍然不求更新再造,企图照葫芦画瓢,把现代科学的思维方法也”全息“、”同构“到人体医学上来,出现什么”生物反馈场“,”五行超稳定系统“之类的,就不足为观了。
本页访问量:6781 | 最后更新时间:2009-09-29 11:3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