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老海归余云岫被视为中医的“大敌”

毛嘉陵

余云岫(1879~1954年),名岩,号百之,浙江镇海人,在医药卫生界的地位比较特殊,解放前和解放后均担任过政府的卫生要员。

1916年,余云岫从日本毕业回国后,开始了他向中医开刀的“医学革命生涯”。1917年,余云岫在《学艺》第2卷第5号上发表的《科学的国产药物研究第一步》一文中判到:“阴阳、五行、十二经脉等话都是谎话,是绝对不合事实的,没有凭据的”,但同时,他又承认:“中国的药品确是有用的。”这是他站在西医角度对中医理论“捅的”第一刀,不过在此时他还没有将中医彻底否定,毕竟还是承认了中药的效果。这虽然谈不上是什么新论,只能说明章太炎的老师俞樾有了一个“海归粉丝”。

1917年,余云岫在日本时写的《灵素商兑》小册子出版了。他在该书中全面判和否定了中医:中医是一门“不科学的玄学”,“灵素之渊源,实在巫祝”。他进一步分析到:“中医无明确之实验,无巩固之证据……不问真相是非合不合也”。因此,“不歼《内经》,无以绝其祸根。”

余云岫年轻时目睹了中国国家衰败、科学落后的现状,怀着报国之志到日本求学。在日本期间亲眼目睹了明治维新以后,汉医遭到废止,西医大发展后给卫生领域带来的变化,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刺激和启示。余云岫对中西医学的认识,还受到过当时在日本的章太炎的影响。这些都促使他发誓要“长习新医,服膺名理”。

从余云岫以上论述即可看出,他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思想认识并不深入,完全是以西学机械唯物论为标准来看问题,也认识不清楚自然科学与哲学的关系。他的这些观点中本身就存在着诸多逻辑矛盾,既然理论错了,在错误理论指导下的实践还能正确吗?反之,实践后的结论被认可是正确的,就应当可以反证其理论的合理性。

余云岫打着医学革命的旗帜,将废除中医提高到国家民族利益的高度来认识问?题:?“旧医一日不除,民众思想一日不变,新医事业一日不能向上,卫生行政一日不能进展”,如不消灭中医,将妨碍民族的繁息,民生的改良。

正是由于对中医的偏见和对西学固执的热衷和崇信,余云岫从口头上的呼吁开始,最后终于以实际行动来对中医进行了一次“革命”。1929年2月底,余云岫以中华民国医药学会上海分会会长的身份,在南京政府卫生部召开的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上提出了《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余云岫由此也被列为中医近代史上的一个“反面人物”。

当然,也有人在《中华医史杂志》1954年第2号上为余云岫辩解:“他因热爱科学的医学,所以恨非科学的医学。因时代和环境关系,他当时只知单纯从科学观点去爱国,而忘了政治革命的重要。他爱科学的医学,而排斥非科学的医学,在非科学的医学中,如仍有科学的一面的话,他仍是热爱的。换句话说,他是判它的缺点,发扬它的优点。这是他医学革命的思想根源。”从以上辩解可以看出,在余云岫所处的年代,对西方科学已到了绝对尊崇的程度,而且西方科学已成为衡量一切知识的是非标准。既然余云岫对中医只是想“判它的缺点,发扬它的优点”,就不应该对中医“痛下毒手”,置中医于死地。

接着,该文还说余云岫也是维护过中医的:“他凡遇到中医书上记载合乎科学,确实可靠的地方,是张扬不遗余力的。”并举例说:“他曾判过陈克恢先生发明‘麻黄素’治喘功效,因不查考中国固有医药文献,而多走了弯路;因中国书上,在二千年前,已有麻黄治喘的记载了……他发现《崔氏别录》载有瘰疬与结核病同源说早于法国尼克氏一千几百年,因而作出论文,提到远东热带病学会上报告,获得世界各国出席代表的注意。”这些情况说明余云岫对中医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认识,也许是他良知发现后的反省,所以后来才对中医又说了客观一些的公道话。

现在中医界人士一谈到余云岫时,多将其作为中医药的“死敌”来对待,其实我个人认为还是应当以宽容一些的心态来对待这些历史事件,而且应当从他的一生的所作所为来评价他。任何人在其所处的时代中的言行,都难免会有一些历史的局限,何况余云岫的出发点也并非就全是可恶的,他希望国家能够发展先进的现代医疗,也是为了使大众的健康得到更好的保障,所以我们也不必总是盯着1929年余云岫提案废除中医这事儿不放,毕竟这个提案没有最终实施,也只不过是一桩“杀人未遂”的事件。这一事件本身也暴露出了中医药的“脆弱”和存在着诸多不足。现在的西医西药问题也不少,带来了多少医源性疾病,也遭到了很多人的抨击,认为在还原论思想指导下的西医已走向末路了,但西医仍然“我自岿然不动”,这说明了什么呢?值得大家深思。所以,中医界只有加强自身的内涵建设,创建强大的学术体系,不断提高诊疗技术和临床疗效,这才是最好的对余云岫思想的“反击”。
本页访问量:7374 | 最后更新时间:2009-10-13 14:3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