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杏林趣话


中医养生观点时常打架 谁来正经说中医

李红梅

如今,中医养生类书籍层出不穷,畅销势头不减;打开电视,几乎每个频道都有养生讲座;翻开报纸,教你如何养生的内容比比皆是;进入网络,大量养生秘方扑面而来。

然而这本书告诉你要多喝牛奶,那本书却劝告你不要喝;这个讲座说喝好,那个讲座说喝多了脸黑。究竟应该听谁的?

一些中医业内人士指出,这些写书的、开讲座的所谓专家很多都不是学中医出身的,或是半路出家的,没有临床经验,听他们的可能误入歧途;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认为,业内知名中医过于清高,看不起业外传播中医知识的人,自己却又不能将“正本”的中医知识通俗地传播给大众。

那么,中医应怎样传播,才能让大众受益呢?

部分中医养生书籍、讲座可能误导老百姓

用中医养生、保健在白领中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如果你还不知道《从头到脚说健康》、《求医不如求己》、《黄帝内经使用手册》,不知道食物的相生相克,不懂得艾灸美容养生,那就完全“out”了——与社会时尚潮流脱节。

在卓越网公布的2009年上半年图书销售排行榜上,中医养生类书籍进入新书排行榜前20名。该网站2007、2008年的年度最畅销书籍中也有这类书籍。

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王小姐很喜欢这类书籍。去年她从书上学到一种排毒法,只需每天清晨起床后喝一大杯白开水,每天总共喝8杯水,她照着做了。前段时间,她又了解到不能这样喝水,否则可能严重伤肾。她懵了:以后喝还是不喝?

像王小姐这样面临养生困扰的不在少数。他们需要这部分知识,可是了解越多,相关知识之间打架的就越多。

中医出身的北京晨报新闻部主任佟彤指出,现在中医养生书籍、讲座走红,说明中医是有市场的。但是现在很多书注水太多,不少所谓专家都去开讲座,这可能会误导老百姓。“有一本书上说脸红女性容易流产,我当时不相信,后来我看到书上确实那样写。”她说,这是一种很吓人的说法,医生都不敢下定论的。

观点打架、怪论惊人,中医养生书籍市场鱼目混珠。“谁都可以写中医科普书籍,只要能混过糊里糊涂的编辑,书就问世了,某种意义上没有医学知识的编辑左右了读者的健康。”佟彤说道。

呼吁建立“准入门槛”

佟彤呼吁建立中医类书籍的准入制,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建立法规,没有中医背景的人不能写这方面的书,另一方面出版社编辑要把好这个关口。

对待“中医养生热”的现象,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中医内科副主任医师王长松分析,这是个好事情,说明老百姓保健意识增强了,大家希望用花钱少、手段简便的方式来维护健康。同时也说明中医在老百姓心目中有地位。但是这些书籍、讲座中有一些误导大众的健康理念,令人担忧。

王长松认为,出版社编辑应该对中医有所了解,“因为有些没系统学过中医的人写了书,谈的只是自己的经验,这些经验就不一定适合所有人。”作为学中医的人来说,不能一味钻在象牙塔里,应该把一部分精力放在写科普文章上。

有专家指出,现在有名的中医忙得没有时间写书,中医药学会在这方面要多发挥一些作用。

广东省中医药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金世明说,作为专家是要下功夫努力做,但是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有多少写多少。他说,省学会已经专门成立专业委员会,鼓励认认真真地学、认认真真地悟、认认真真地写,给老百姓提供真的东西。

据了解,我国相关部门已在着手建立这部分书籍的“准入门槛”。同时还将培养一支科普专家队伍,通过加强与主流媒体合作,建立一个良好的科普平台。

传播中医要讲“现代话”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中医权威专家均有不少思想和著作,花费了很多心血,但大部分却不为人知。原因何在?佟彤分析,一是为学术而写非为传播而作,二是专家毕竟不是作家,再加上中医术语比较艰深,如何翻译成便于传播的话语,需要一番功夫。

王长松说,我们必须要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采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写科普书籍,在开讲座时,也要用深入浅出的方式来让大家接受。

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何裕民建议,要运用各种媒介手段好好宣传中医,引领潮流。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难在中医理论古朴深奥,语辞难解,理解之中歧义难免;难在中医实践经验容易意会不易言传,心中了了,指下难名;难在医疗效果医患体会多,对比数据少,难以使局外人信服……

有专家指出,要传播好中医,一是要用疗效说话,二是要在科普中充分发挥中医传统文化和简便验廉的优势,以生活中的实例、自然疗法阐明深奥的中医原理,使老百姓易于接受。如此,便能让中医知识广为传播,让老百姓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中医,客观判断书籍、讲座的内容,结合自身情况进行取舍。
本页访问量:5449 | 最后更新时间:2009-10-18 17:4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