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专家号错了妨碍中医发展的脉

刘海明

从医的人有个不成文的行规,那就是医生不给自己看病。至于原因为何,没有统一的说法,想必与医生给自己诊断病症缺乏客观性有关。同样,诊断一个行业的病症也是如此,关系过于密切的人应该采取回避的原则,而不是本圈子里几个人的高谈阔论。那样,利益关系很容易导致诊断有误。在这方面,上个世纪40年代的美国学者已经为世人做出了表率。当时针对美国新闻界的种种乱象,《时代》周刊的创始人卢斯邀请美国新闻(学)界以外的顶尖级学者来给新闻界号脉,最终形成了社会责任理论。其调查报告《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成为新闻学界的经典制作。相反,如果要请本行业的学者来诊断,其结果如何,很难预料。时至今日,真正能够跳出行业的小圈子寻找行业病症的并不多见,得出的结论无法令人信服也就不难理解了。

日前,中国科协第三十六期新观点新学说学术沙龙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认为,中医不赚钱是其阵地萎缩、人才流失、难以发展的重要经济原因。(《人民日报》10月15日报道)

望、闻、问、切是中医诊断不可或缺的四大方法。当前中医面临的尴尬有目共睹,中医的合理性还在受到一些人的怀疑。中医要摆脱困境,最急需的一是从科学的角度寻找科学性的依据,二是用显著的疗效消除外界对中国传统医学的不信任。可以说,中医工作者和研究者所面临的任务之艰巨,堪称史无前例。简而言之,给传统医学在现代医学体系中一个恰当的位置,让中医重新获得公众的信任,这同时也是妨碍中医发展的最大障碍。专家们从经济学的角度寻找原因并没有错,得出收费低、不赚钱是影响中医发展的结论,未免过于离谱了。

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交换,交换要求被交换的双方遵循利益均沾的原则。中医不是公益事业,其服务社会大众也不是无偿的。至于收费的额度,更多来源于供需关系。中医收费水平不理想,责怪物价部门没有意义,向公众发牢骚更是自取其辱。治疗效果好,收费水平自然可以适当提高;如果有其它治疗方案比中医还换算并且方便,中医再涨价岂不是自绝生路?“现在看中医的人少多啦,若再提价,中医就无法生存了。请专家考虑清楚,你的主张是害中医。对于大病,中医只能作辅助治疗,它不能与西医相比。”网友的这个评论,可谓中肯!

收费低不是造成中医停滞不前的核心问题,中医研究力量的薄弱,中医从业者诊断的方法没有与时俱进,适应时代的竞争,这才是关键。遗憾的是,专家们给中医行业号错了脉,以为是收费的瓶颈惹的祸。果真如此,中医的发展也太容易了,只要全国中医门诊和住院的收费统一提价,是不是中医就可以和西医平起平坐了?如果不是这么简单,这些没有披露身份的专家们所开的处方,其价值何在?

“准确的说现在只有中药,没有中医。”这句话,算是说到了根子上。眼里只有孔方兄,是对科学的贬低和羞辱。科学的大道不是独木桥,中医垄断不了医学界,西医也无法独占医学界。“科学和艺术在山脚下分手,在山巅上会合。”福楼拜的这个名言,同样适用于中西医的共存互补。中医先要自强,然后让市场去给你“加薪”。自己喊穷和抱屈,没有意义,因为市场从来不同情弱者!
本页访问量:5873 | 最后更新时间:2009-10-19 18:3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