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杏林趣话


“茱萸”是什么?

赵柒斤

重阳节前的一个中午,院里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摇头晃脑地背着“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向我走来。

“叔叔、叔叔!茱萸是什么?”我先是一怔,不想在小孩子面前失了脸面,于是胆战心惊地解释着:“茱萸啊,就是一种草,跟端午节你家门头挂的艾草差不多。”我还没来得及反思这样的解释是否正确,小女孩就一脸阳光地说:“哦,我知道了,谢谢叔叔。”望着小女孩小鸟般快乐跑去的身影,我心里真不是滋味,生怕自己误解了“茱萸”,酿成误人子女之祸。

说起来,真的很惭愧,像那小女孩大的时候,我也会背王维的这首诗,诗文的内涵浅显易懂,经父亲一点拨就了然于胸,可是对“茱萸”这种植物,却知之甚少。父亲当时说它是一种植物,功能跟艾草差不多。所以,一直以来,“茱萸”的概念就这样存储在大脑。

有人说,记忆像气味,藏在角落里,每次经过这些地方,都会闻到。但我认为,记忆比气味厉害,气味散得快,记忆则比人以为的留得更长久。正是对“茱萸”有着这样的记忆,才使我一直心安理得的不求甚解。这天被小女孩“逼上梁山”,我才发现对“茱萸”不能再这样“不在乎”下去,否则哪天会被一位小孩子嘲笑。

好在我这个人“善于学习”。一回到家,我就在书橱和废旧报纸堆里“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真是似懂非懂带来激情、能“意外”地提升人的知识水平。原来,在许多古籍古典中都有“茱萸”的记载。茱萸,又名越椒,是一种茴香科的药用植物,夏天开花,秋季结果,其味香烈,有驱虫、防湿、逐风邪、治寒热、利五脏、延年益寿等作用。所以,宋代人叫菊花“延寿客”,称茱萸“辟邪翁”。看到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准确告诉那小女孩“茱萸”的模样,但对其作用的解释还是差不多的。

继续深挖“茱萸”的含义,我又发现,“茱萸”跟古代人倡导阴阳平衡有很大关系。以重阳节为例,正是炎冷交替之际,阴长阳消,所以古人有佩戴“茱萸”的习俗,尤其是属于纯阴之体的女子。晋人周处在《风土记》里说:“九月九日,律中无射而数九,俗尚此日,折茱萸房以插头,言辟除恶气而御初寒。”这些风俗带给王维等大诗人对“茱萸”无限的想象空间。所以,重温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顿时觉得王维是在疲倦、伤心的情形下留下这首脍炙人口的诗句:他忆的不仅是故乡、兄弟,应该还有他的爱人或红颜知己……

写到这,我忽然又觉得让自己模棱两可或者说胆战心惊的“茱萸”,又是令人激越的大调,简单一点就亮,创意多多,奇妙无穷。真要感谢那个小女孩,使我收获了“茱萸”。
本页访问量:6659 | 最后更新时间:2009-10-25 11:5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