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方舟子反中医根源在于他太“执”

李辉

2007年4月初,“打假专家”方舟子与著名中医学家王琦就中医是否是科学展开论战。方舟子称,中医的理论并不独特,西方也曾用草药;经络根本不存在;中医学者诊疗只凭经验不凭科学方法理论,中医药的出路是用现代医学手段来检验其有效成分,去伪存真。

在笔者看来,中医存废根本就是个伪命题,因为不管争论的结果如何,都不能对于中医的现在存在且将继续存在下去这一事实有丝毫的影响,因此,这种争论没有任何意义。正如学者王亚南所言:“一切存在的东西,在它取得存在的一般社会条件还在发生作用的限内,我们是无法凭着一己的好恶使它从历史上消失的。”

笔者并不赞同废除中医的言论,同时也觉得拥护中医的人也没必要为此辨诬,因为中医与西医只是两种对人体的不同的阐释系统,很难说孰优孰劣。在此意义上,笔者是不折不扣的功利主义者,即主张“黄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能治好病就行。中医伴随了中国人几千年,如果没有较好地发挥其治病救人的社会功能,可能早就自行消亡了,而西医也不是什么病都能对付,它的生命力到现在也仍然很强大,何必一定要弄得中西医水火不相容呢?如果不是别有用心,也难免有浅薄或无聊之嫌。

方舟子称经络根本不存在,中医学者诊疗不科学,那么,笔者想问他:什么是“存在”?什么是科学?难道一定要肉眼或仪器能“看”到才算“存在”吗?经验证明有效的东西,一定要通过某种“科学”标准的检测,才能被贴上“科学”的标签吗?笔者是学西医出身的,经常与细菌、病毒之类的微生物打交道,而且在显微镜下看过的细菌种类也不算少。但是,在笔者看来,却也不能将西医中的细菌、病毒之类的微生物看成“客观的存在”。在本质上,细菌、病毒与经络没有任何区别,其实质都是一种对世界的假设。世界对我们是个黑箱,箱子里到底藏着的是什么东西恐怕是谁也闹不明白的。方舟子说经络根本不存在是站在西方科学实证主义的立场上来看待这个世界的,它本身即建立在存在一个关于世界的本体这一预设之上。那么,到底有没有世界的本体或者说康德所说的“物自体”这一东西呢?大约谁也说不清楚。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对不可说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沉默”。西谚云,“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笔者觉得,聪明的做法倒不如将关于世界本体这一问题悬置起来。

马克思说,世界是关系的量的集合。现代西方量子力学也认为,观测的结果与观测者所处的位置有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医与西医对人体的不同观点,是建立在不同的预设之上的,反映的是观测者、观测对象、环境三者之间不同的关系。中医与西医各自赋予了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与我们自身不同的秩序,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在解释世界与我们自身而已,凭什么笼统地说一种阐释系统比另一种阐释系统更优越呢?

方舟子关于中医的言论,不能不说是“有欠清通”,其根源在于方舟子太“执”,缺乏一种对“他者”开放的心态,画地为牢,限制了自己的视野。去执着,断无明,证真如。请抛弃对于本体的执着,还是让我们回到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吧!
本页访问量:5233 | 最后更新时间:2010-07-13 14: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