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千中医
力挺中医


近半中医流派濒临断代 专家建议“走自己的路”

张骏

十年间,上海77位老中医有18位离世,在世的59人平均年龄75.1岁。全国的情况也不乐观,今年6月评选出的30位国家级中医大师,目前有三位已去世。在昨天举行的“本市中医临床领军人才培养的对策研究”课题座谈会上,市政协常委、上海中医药大学各家学说教研室主任朱邦贤说起中医后继乏人,不禁扼腕叹息:“纯正的中医越来越少,中医的血脉怕要断了。”

海派中医曾在近代医学史上独树一帜、享誉海外,孟河医派、妇科四大家、伤科八大家、儿科四大流派、针灸六大流派以及一指禅等都精彩纷呈。

如今,这些流派学术渐渐被淡忘。在临床疗效独特的49个中医药学术流派,至今已有近50%处于断代或濒临断代的境地,妇科四大家仅存两位传人,其他流派的传人不是年事已高就是出国行医,中医世家嫡系传人也很少再悬壶济世。

不仅如此,随着这些流派的断代,他们的经验和专长也将会失传。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副主任、仁济医院院长范关荣说,师带徒的做法已不常见,中医界对自己的发展也信心不足。

“中医断流,与长期以来教学临床的西化分不开。”市政协委员、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副院长蒋健认为,现下中西医结合人才不难找,正统中医却很少见。“中医西化厉害、内涵滑坡”。

“中医一边搭脉,一边看X光片,才能诊断病症。”蒋健说,现在中医教育体系内,西医学比重过大,培养出来的中医脑子里都是现代医学疾病诊断体系的一套。中医院按照西医分科设置,分科过细,临床中医师知识结构单一。“开药方的不会针灸推拿,会针灸的不会辨证用药,更别说一些非常规的治疗方法。”

另外,西化的评价体系也让部分中医师弃“中”选“西”。一次中医专业职称评审中,增添了中医古籍考试的内容,结果许多中医科主任纷纷落马。原来,他们已习惯按西医标准进行中医师考核。同样的,为迎合“人才计划”的遴选,中医选择做项目、写论文,研读经典、钻研传统诊疗技术的内在动力自然不足。

朱邦贤说,目前国际主流医学界也已承认中医的地位,世界卫生组织准备在国际疾病分类标准中收录中医病征。日本、韩国更是在争夺中医药在国际市场的掌控权。“我们如果还不重视,就太晚了。”

“中医需要走自己的路。”朱邦贤认为,要培养中医临床领军人才,需要先培育适合中医“长新苗”的土壤。需要能让人才脱颖而出持续成长并得到公正评估的政策,让中医看到事业发展的前景。范关荣也认为,中医的人才评审机制需要改变,因中医有独立的理论体系,应按照临床医学的成绩作为晋升标准,而不是“考英语、看发表多少论文”。
本页访问量:6081 | 最后更新时间:2009-09-03 09: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