ҽ>>吴球

吴球 |

明代医家。字茭山,括苍(今属浙江)人。博学慕古,少时即研究经书,精于医术。尝著《诸证辨疑》、或称《诸证辨疑录》。又有《用药玄机》、《活人心统》、《方脉生意》、《食疗便民》,均未见行世。李时珍《本草纲目》间引其论。

曾为御医,善用附子,人称“吴附子”。。《名医类案》和《名医续案》中均载其投用附子验案,颇具功力,常医莫及,援引如下:

一富室患中寒阴证,名医盈座。最后延吴御医至,诊之曰:非附子莫救,但忘携来。令人急至药铺购之,拣极重者三枚,生切为一剂,计重三两投之。众医吐舌,私 自减其半量,以一两半为剂进之,病遂已。吴复诊日:为何减吾药量?吾投三枚,将令其活三年也,今止活一年半耳。后年余果病发而卒(《名医类案卷一》)。

另有菅姓妇患目眶红肿溃烂,数年愈甚,百计治之不能疗,目亦近盲。御医吴球诊后日:“吾得之矣。为投大热之剂数服,其病如失,目亦复明。问之,曰:此女人 进凉药多矣,用大热剂,则凝血复散.前药皆得奏功(《名医续案》)。按:“十问歌,云:“再兼服药参机变”,提示诊病需要参考先前用药,以供辨证。此病 “红肿溃烂”,前医势必多用凉药。然其“百计治之不能疗”,知是寒证,故用大热之剂(揣摩当是附子)收效。此等眼界,颇见吴球功力。

另外,吴球还擅长心理疗法。《名医类案·诸虫》载:“一人在姻家,过饮醉甚,送宿花轩。夜半酒渴,欲水不得,遂口吸石槽中水碗许。天明视之,槽中俱是小红虫,心陡然而惊,郁郁不散,心中如有蛆物,胃脘便觉闭塞,日想月疑,渐成痿隔,遍医不愈。吴球往视之,知其病生于疑也。用结线红色者,分开翦断如蛆状,用巴豆二粒同饭捣烂,入红线,丸十数丸,令病人暗室内服之。置宿盆,内放水。须臾欲泻,令病人坐盆,泻出前物,荡漾如蛆,然后开窗令亲视之,其病从此解,调理半月而愈。”说的是某人在亲家吃饭,喝多了,被送到花房睡觉。半夜渴醒了,找不到茶碗茶壶,看见花房贮水浇花的石槽里面有点水,就低头喝了约一碗水。天亮以后酒醒了,一看石槽里面都是小红虫子,吓了一跳,从此心情郁闷,感觉心窝憋闷堵塞,似乎里面有小红虫子。天天想月月疑,日子长了,身体消瘦,肌肉萎缩,请遍了医生都治不好。吴球去给他看病,知道他的病起于疑心。就把小红线剪断,做成蛆虫大小,把泻药巴豆两粒和饭一起捣烂,加上红线,做成十几粒丸药,让病人在暗室中把药服下——不让他看见丸药里面有红线。服用巴豆不久,病人就要拉肚子,让他拉在便桶里面。拉完了,打开窗户让病人看,小红线在便桶里面翻动着,就像蛆虫一样,此后病人的病情从根本上缓解,又调理了半个月就好了。

ط
河车大造丸

认识汉字——疑惑

ҳ1106 2008-03-21 | 2011-07-23